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ung | 19th Feb 2014 | 辦公室 | (27 Reads)
下雪了
  我撐著傘走在
  寂寥又冷清的曠野
  世界是如此寧靜
  只有紛紛飄散的雪花
  與這顆心如此親近
  
  夢遠了
  我隱著苦澀的淚
  含笑著與你平靜作別
  世界是如此空曠
  只有那些如夢的往事
  撕扯著心痛的聲音
  
  丟下傘
  我和雪花一起舞蹈
  世界是如此寂寥
  那些翩翩旋轉的舞步
  定能踏卻那碎的記憶
  
  忘了你
  我和雪花一起舞蹈
  世界是如此美妙
  雪落在我的額頭和衣袖
  悄悄地將我和往事掩埋

lung | 14th Feb 2014 | 辦公室 | (18 Reads)
老謝說:回到網上來吧,這樣也許你會好過一點。抬起頭看一直下雨的天空,我問自己,我會嗎?好似已經有一半的自己又回到從前了,清晨醒來開始抽煙,披頭散發的在屋裡游盪,站在窗口,兩手插在褲兜里,望住窗外的一切,又不曾真正的望住窗外的一切。
沒有想到的是,這一切,只是為了一個孩子。洗衣機裡的輪盤壞掉了,每次停下,它都會掉下來,我把手伸進泡沫裡,再把它重新裝上去,可是總是忘記了定時器已經開了,裝上去之後,來不及伸出手來,它總會打痛我的手指。
  我的溫暖的孩子。我很想告訴老謝,能否給我一次懷抱叫我再次溫暖呢,就如那年夏天的夜裡,那些惡夢不斷的,翻個身呼出一口氣都會流下眼淚的夜裡,聽到他沙啞的聲音,無比的安慰。實質一點,是否可以去到他的身邊,牽住他的手,叫他給我懷抱呢。而後,而後?我是否會靜靜流淚,什麼也不說,只是靜靜流淚。可是你的事,我的事,他的事,我們總也不能夠任性的活著。是否我的宿命便是如此?我好了有十個月,不再抽煙,偶爾微醉,作息正常,清晨睜開眼睛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明朗,心情無比輕鬆,每天都會微笑,偶爾大笑,沒有朋友也不會覺得寂寞,我以為,這樣的平靜,可以持續很久。可是不行了,這個季節的輪轉又回到原地,我又開始下一輪疼痛。
  我又開始,這下一輪疼痛了。我的溫暖的孩子,我又想要一次徹底的逃跑,讓心徹底的逃跑。或者終究有所不同,這一次,沒有想到要時刻的喝醉,也許因為,遇到的是一個沒有病的男孩,他有健全的家庭幸福安定的生活,他不像從前的人那樣的頹廢那樣的經歷過疼痛知道傷害,他健康的如同陽光,或者正因為如此,我不再病態的沉淪,不再日日找酒杯,想把自己淹死,一切都作個了斷?
可是不停的感覺自己彷彿在漸漸的死去,一天一點的,死去。小Z說:再遇到新的人,不要告訴他,你同別的男人睡覺,你打掉過孩子,你的心理殘缺不全,只要叫他看你的外面,只看外面。我攬緊他腰,心裡感動陣陣。他們都說:這是不對的。是不對的。我知道,可是我沒有辦法,我是那樣明白的一個人,我知道所有的結局所有的開始所有所有的,即將發生已經或者不會發生的疼痛的狀態和表現形式,我知道怎樣避免和麻醉自己,可是,我不知道這過程,我沒有想過,我的心會是這樣子,我竟然感覺自己在,漸漸的,一天死去一點。小Z很婉轉的說:你會影響他,也會影響你自己。我在心裡面笑起來,我明白他那意思,他說我會傷害他,我會傷害我自己。一直以為,也許離開便不會傷害,也許我是錯著呢。或者,從開始的那一刻起,便注定了,傷害。

不記得從哪年開始,每年秋季都會咳嗽不止,有時候夜裡咳醒了來,心想也許就這樣死去,一切都會好過一點。那幾個夜晚,每次咳嗽,他總會輕拍我的背,而後攬緊了我,溫柔無限。那一忽,懷疑我自己是個孩子,他卻能夠給我一切,不包括疼痛與無助,疼痛與無​​助。然而我終於逃不出無助,我站在窗口抽煙,學校裡的孩子們都下課了,他們站在走​​廊上,喇叭裡放著流行音樂,雨一直不斷,我又開始覺得無助。很希望他能夠突然出現,在不曾召喚的情況下出現,可是出現又怎樣呢?一切都不得不分離,一切,都不得不再次的死去。我想,我們終究要死去。

那一夜我們雙手交握,靜靜躺在黑暗裡,我們都不敢說話,唯恐聲音劃破平靜,一切都回到現實中,開始撕扯。
今夜我坐在這裡,眼前的那頁書還不曾讀完,紙上突然閃過你的影子,想像著此刻你在做什麼呢?滑行於夜街上,穿得夠不夠暖,手冷不冷。好像每次,都是我握緊你的手讓你取暖,或者因為你是個孩子,從來沒有想到過要索取,然後他們都問:你喜歡他什麼呢?是啊,我喜歡什麼呢?也許一切都是一點點滲入的,從眼淚到擁抱,從親吻到身體的撫摸,我們都不曾預料它會發生,可是它卻發生了。那麼你有多少疑問想要問我,你並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,在你的生活裡一切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得到,你伸出手來,任何都會有人遞到你的手裡,我彷佛是跳脫出來的,你遇到了我,你遇到了你從前生活裡從未出現過的新鮮,你會覺得好奇,你想探入究竟,你想弄明白,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,我是什麼樣子的。或者換種結局好不好?讓我們繼續吧,你一層層剝下我的外表,你漸漸看清楚我內在的醜陋與蒼白,你會厭倦而後離開,不是每次都叫我說,我要離開。可我畢竟是個自私的人,我想要離開,先你之前,剝落之後不會再有自尊,如果那時你放棄了我,我會是個什麼樣子,我無法想像。我終究是自私的吧。
那麼怎麼還會這樣的疼痛與想念呢。我坐在這裡看書,我看到你,開始模糊,漸漸清晰,瞬間擴大。我又看見我親吻你的鼻尖,我用下巴磨擦你的胡茬;我又看見你,用手攬緊我的腰,叫我緊緊的貼住你,不叫我轉身。你說,天不亮有多好啊。就這樣一直抱著,抱著,我不想放開,不想失去。
然而我的孩子,天還是亮了,我的雙手冰冷,我的雙腿酸沉,我聽到你關門的聲音,我轉個身抽煙,我的眼淚又悄悄的流下來了。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或者打算要做什麼,我只是沒有目的的想流淚,我沒有力氣阻止心裡一陣陣撕扯的疼,然後我跟自己說,逃跑吧,逃跑吧。可是我能夠逃到哪裡呢。我的溫暖的孩子。沒有山峰則談不上攀登 她和他相遇在那一个淡淡的季节 端起戒了许久的不加糖的咖啡 輕吻一瓣心香,醉在兩情久長 とりあえず 東京駅も物 長江已經是非常雄偉、美麗了 今生有此老公夫復何求! 你的梦想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