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ung | 11th Mar 2011 | 生活小語 | (15 Reads)
  習慣了,拿起手機就有你的短訊息。天氣的變化、氣溫的增減、身體的小痒,你總是記得提醒我生活的點點滴滴。我已習慣了在你寵溺的目光裡安然的生活,不在乎外邊世界的精彩和燈紅酒綠。偶爾的多疑,時不時的任性,時不時小肚雞腸又患得患失,不用掩飾什麼,就是一個真實的我。喜歡在我不講道理的時候你寬容的說︰家無常理。
  習慣了,起床後,給你發一條訊息︰早,親愛的。然後,扎起頭髮,迎著朝陽晨跑。習慣了對那些相親相愛的鴿子揮揮手說;早安。習慣了凝視天空看鋪滿朝霞的天際裡,一半繁盛、一半陰郁。習慣了看那只離雁低低的飛,我不知道它用什麼樣的眸子才可以看到致親的岸,如我,無法知道我的愛人有沒有吃早點。
  習慣了,在工作的間隙寫一段一段的心情文字,那些零星的只言片語,不動聲色的記錄著我的那些怦然心動和黯然神傷。其實,文字就是一個人的心痕,像一種孤獨的行走,也像在悄悄的販賣心情,走私記憶。我知道你會去讀。張欣說,她的文字只寫給一個男人。我說︰假如我的文字還有一個讀者,那就是你。因為我知道,你懂得。正如張愛玲幽幽的說︰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
  習慣了,在很深的夜裡,開溫暖的燈,將頭放在雙膝上靜靜的想你。想念那個致親的聲音,想念那個溫暖的懷抱,想念那些陽光下的日子,想念那雙永遠溫暖的手。時光,流年,這世上沒有一個人的地老天荒,親愛,儘管有些苦衷,無法訴說,有些距離無法逾越,可我們擁有愛和欣賞,所以,就有堅持的理由,也很值得,很值得﹗
  習慣了,隔窗去看那通向遠方的火車道,它們  亮而冰冷,閃著兩道寒光,我不知道它們從那裡來,又到那裡去,那麼天長地久的相伴,它們有沒有茲生淺淺的愛意?一列一列的火車透過,我不知道哪些人歸心似箭,去投奔溫暖的懷抱?哪些人前途茫茫,又要浪跡天涯?可是我知道,通向你的方向,沒有火車,只有水,沂水。我只有逆流而上,才可以看到今年春天的春暖花開、草長鶯飛。
  習慣了,一個人,讀書、寫字、聽歌、吃飯。習慣了黃昏時分,去看那棵枝葉濃密的女貞樹。那時,樹上會有一對小鳥劃過天空最後一抹晚霞,歸巢。巢裡的那對新生的小小鳥,伸出粉紅的小小腦袋,嘰嘰喳喳的迎接親人的懷抱和美食,完了,那對鳥爸媽會飛到最高的枝頭,互相用嘴梳理彼此的羽毛,這樣的愛意,無關風月,卻讓人感慨萬千。那樣的當下,那樣的黃昏,有點不羨神仙羨小鳥。
  習慣了,總是喜歡站在四樓的陽台,深深的注目那條如帶的沂水,我知道那一波一波順流而下的沂水,一定有你的味道、你的氣息。彩霞滿天的時分,我就這樣靜靜的佇立,很安然也很沈迷。我習慣這樣的沈默不語,我願意將那些縝密的心事,放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,喜也不說,苦也不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