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ung | 24th Oct 2008 | 生活小語 | (113 Reads)

     秋天來的時候,我穿白色中筒襪子帆布鞋坐在路邊,陽光透過高大的梧桐輕柔的在耳邊呢喃,我閉上眼睛就看見你的臉,你說再見,金黃的葉子飄落在紅裙子上,寫著滿滿的想念。 
    我很好,陽光都握在手裡,目光清澈,如孩童般簡單微笑。

    你走之後我開始好好的愛自己,日子如這個秋天成熟的豆莢,飽滿的綻放。

    只是飛機呼嘯飛過的那個瞬間,我在浴室裡雙眼乾枯,內心恍惚,強烈的疼痛,懷抱自己小心翼翼的蹲下去,我不哭,我用力的呼吸。

    我想我是幸運的女子,在年華尚未開敗的時間遇見你。

    我不希冀太多,更多的時間裡我懷抱自己,寬慰自己。你說謝謝你,在那麼那麼遙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生活開始規律,在這個收穫的季節裡,我亦越發的飽滿起來,身邊的人都待我溫和,疼惜我,寵愛我,不幸福?沒有道理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,朝陽照耀在身上。一杯溫鹽水,洗漱。早餐吃半個木瓜,一袋酸奶,一片麵包,喝藥,之後看書,八點半的時候出門,九點到公司。新工作告別了複雜的人群,我不再需要靠甜美的聲音和迂迴的說話賺錢,不再賣笑給我的客戶或者代理,安靜的工作環境我慢慢的適應,只是更多的沉默和更少的言語,一個人獨來獨往。雪峰待我很好,教給我許多東西,亦不苛求我的工作,不忙亦壓力不大離家近,我很滿足。

    午飯一個人吃,有時候走很遠去味多美有時候吃kfc,之後在小區的花園裡逛,曬太陽,飯後吃一個蘋果,清脆的,甘甜。

    看一些資料,整理數據,和固定的人說話。

    依舊和老大住在一起,漸漸的習慣和老大,媛媛一起的生活,像家人一樣的自然,只是幸福永遠不會延續太久,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從my love的消散我就明白,我一直都是一個人。越是知道短暫的就要告別越是小心翼翼的珍惜。週末在家一起看電影,做飯,用晚餐,羊肉湯的香味彌散在空氣裡,恍惚隔世。

    輕靈的時光裡,連身體也輕盈起來,晚飯後在街邊逛,在地攤上買兩塊錢的小髮夾,我發現自己依舊有姣好的一張臉,老闆說姑娘你的眼睛真亮,我開心地笑上半天又多買一對。

    回去很久不去的圈子給子軒移情留言,亦或者是對自己說話。

   洗了熱水澡,吹乾了頭髮,捧著修好的本子寫字,內心祥和,波瀾不驚。我說我只許自己難過一會兒,不會歇斯底里的哭泣和痛苦,只是悲涼,綿長卻久遠的貫穿內心。

   我很好,我坐在路邊我不是公主,我不唱水仙花,我不期盼王子騎著白馬。我只是小小的lolita,手裡拿著鳳仙花,丹寇染紅了指甲。

   我很好,陽光都握在手裡了,給你最美的微笑,好嗎?

標簽:剪紙 茶世界 家居飾品 荊軻 瑜伽


lung | 8th Oct 2008 | 生活小語 | (219 Reads)
劉翔倒下了,竟然連累了當天的股指,這對已經雪上加霜的經濟來說,無疑是個壞消息。於是男人們似乎真的準備過緊日子了,即使著名的財主們,花起錢來也變得格外小心。有消息稱,香港的霍公子已備好了迎娶郭晶晶的財禮,但數目卻少得驚人。難道經濟的作用會如此強大,連赫赫有名的霍家也變得摳門起來了不成?

關於經濟的壞消息,確實是今年最讓人揪心的事情。昔日的白領們,顯然一步步正向藍領靠攏。而讓人憂慮的是,到目前為止,依然沒有絲毫經濟復甦的消息,這也許是今年所有的經濟學家都不曾料想到的事情。但日子還在飛快地繼續,這東西不過又不行。於是乎,也便只有硬著頭皮挨下去了。婚紗攝影

但經濟的危機,對女人並不是什麼壞消息,尤其在選擇男人的時候,反倒是個好機會。學習過政治經濟學的人都知道,人的經濟地位決定其社會地位。經濟蕭條了,男人的錢少了,其社會地位也便自然而然地降低了好幾個八度。那麼,男人在“婚姻交易”中的價格也便很容易降低下來。到了這個時候,女人挑揀男人,其實就如遇上了換季的商品,有大把物美價廉的訂花物件等大家選擇。而隨女人如何選取,價格卻真的不貴。這對於天生喜歡廉價商品的女人來說,可真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

從很多方面來講,男人“交易價格”的降低確實是個好事情。有人說,男人有錢就變壞,這應該是所有女人的顧慮。隨便看看如今的花邊新聞,再看看街上隨處可見的桑拿、髮廊、按摩屋,便知道其中的寓意。那麼,要想找個本質尚沒有變壞的男人,似乎稍微貧窮點的兄弟才是最不錯的選擇。當然,有些女人會說,我才不會那麼傻,我寧願找個有錢的,即使他對我不好,我也心甘情願。對於這樣的心情,多數人都會給予理解。但關鍵是今年的有錢人確實已是稀有動物,想找倒容易,關鍵是並不容易找到。你能讓中央救濟你嗎?新中國似乎還沒有這樣的“災民”。

男人貧窮的另外一個優點,就是其心志的“卑微”,這對於女人是最大的福音。照一般的規律,男人一旦有了錢,就會燒得不知道自己是老幾。說話聲音高,出的氣都粗,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。在這種前提下,男人與女人搞婚配,絕對是男方市場,沒有女人半點選擇的餘地。而如果男人除了錢還有其他資本的話,那幾乎只有皇帝的女兒才配得上他了。面對滿世界這樣恬不知恥的男人,女人怎敢奢望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呢?而男人如果沒了錢,就會如乾癟了的茄子,立即失去了往日氣宇軒昂的色澤,那種不可一世的勢頭也便隨之而去。此時再談論婚配,就如城下之盟,男人是不敢講究任何多餘條件的。於是,這便便宜了天下的女人們,大家完全可以把自己裝扮成女主人,叫男人往東,他不敢往西。此時去物色男人,准保能找到好“商品”。

而這種挫折下的男人,雖然不怎麼值錢,卻並不等於廢品。地位低下的處境會讓男人長大成熟,讓他們反省深思,讓他們不至於好了傷疤忘了疼。殘酷的現實會“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”,最後如果男人真的能“得道成仙”,悟出些許真理來,那麼上天便會“降大任於斯人也”。到了那個時候,女人便好似買了只原始股,除了每天數錢,便是享受榮華富貴了。若真是如此,豈不比那一開始就嫁入豪門的郭晶晶更受用?

如今的女人們,顯然是遇上了百年一遇的好光景,因此絕對不能手軟,該出手時一定要出手。但也不能遇見了廉價商品就亂挑一氣,結果只選了個假潘安,卻誤了真周瑜。另外,為了防止男人日後有錢再變質,要一開始就做好政治思想教育,防微杜漸,將其培養成又紅又專的合格夫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