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ung | 26th Sep 2008 | 生活小語 | (177 Reads)
曾有人說生命結束,一切美好亦隨之結束。而人在死後,有人會記住他,有人半點都不會記住。或許連名字這個符號也不知道。這不能不說是種悲哀。

    在今朝有你中曾說道:晨風,揚起,翻轉餘後的是一抹不了的情!
    紫藤已落,等待,已是末日風下;千迴百轉,想的卻是你不臨溫暖百日的手指,溫情依舊,暖足已逝。
    玉手纖纖,滑過一輪又一輪不回頭的歲月,是你如隱如絲的笑意,一臉的坦然與不羈。透明手指,輕描淡寫,緩緩而過的東西再也留不住了!大妗姐 
    唇齒間,呢喃細語,似糖似蜜,入口即化,遺憾激烈的高潮還沒嚐過,卻已有無形散開的餘味慢慢縈繞,夠了?不夠?終欲罷不能。
    落了的眉,滑過眼,飄過心,連根拔起,霎時的疼痛也超不過半張臉。而你,走了,卻是生不如死的地獄越煉:伸手不見五指,黑暗是自己的血液,不見光日也不過如此!
    茫然無知地醒了,不知今朝在何處,一如脫了殼的蟬,煥然一新。然殼在,見證著那段殘酷不堪回首的浮日,時間——終讓你無聲無息地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痕跡。一把火,燒殼,心有欲身卻無意,不甘不願的還是那朝的羞澀年華啊!
    卻乎,淡淡的一抹之雲,在廣垠的天空隨東而隨西。風來時,便只能隨風的方向飄,或聚或散,不知道今生也不知道來世。但知道來世、不知道來世又如何呢?莫非地火會延伸到天宇,在神聖的殿堂燃燒?

    坐在粼粼的淡水旁,點上一根細細的樓蘭,纖纖的煙雲在我的周圍漸漸地消散。回眸一望,卻是燈火闌珊

lung | 23rd Sep 2008 | 生活小語 | (155 Reads)

醉態下的語言有很多情不由衷的水分
靈感才會破殼而出
顛簸不是必須的但你想過風景沒有
就在你的眼睛裡打盹購買門票
是大勢所趨的準則我寧可一無所有


黃昏的色彩就在牆上寡言的烏鴉不是因為沮喪
籬笆和瓜藤一直糾纏著想不到還有人詛咒
天下的烏鴉不需要眾口鑠金
顏色不是唯一的佐證
如果有自知之明就不要將最後的真實也揮霍殆盡

脫了外套氣候還算可以
靈魂不會輕易裸露那些豐滿的女人
都有些故意顫顫顛顛你看過A片沒有
一絲不掛假裝的表情還不如狗
我看不慣不經過濾的眼神偷看是卑鄙的


不單想起一個人還有那些流落的動物
曾經極盡所能諂媚的姿態儘管有點累
還是要在夜深人靜時揣測被人恥笑是在所難免的
除非真的是傾家蕩產
剩下的只有人格

標簽:中港物流 | 商務中心  | 旅遊景點 | 過濾器 | 家務助理


lung | 17th Sep 2008 | 婚紗攝影 | (267 Reads)

大四那年,我以伴娘的身份參加了人生中的第一場婚禮。那天的小姨,幸福像花兒一樣綻放。
後來,不同的時間,不同的地點,不同的主角兒,橫亙不變的永遠是新娘一臉蜜糖似的甜美和陽光般的燦爛。
週六,參加了一場婚禮。同事z終於結束了和女友10年的愛情長跑,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台上的新娘一如既往的有著和所有新娘們一樣無與倫比的美麗。於是,我開始堅定不移的相信“披上婚紗那一刻,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時光”。
小時候,喜歡格林童話總是多過安徒生童話的,這,或許就是一個小女孩最初,關於浪漫的幻想。
“從此,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”——王子和公主的故事,永恆不變的完美結局。格林兄弟在很多女孩兒心中深埋了一個情結,這個情節與“白馬王子”有關。只是後來也有人告誡:“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,也可能是唐僧”。哈哈,不管怎樣,相信每一個女孩依舊對自己的愛情充滿了美好的期許和嚮往。
婚禮,延續了很多人對於浪漫愛情的幻想,相信每一對甜蜜的新郎新娘都會是傳說中那對幸福的王子與公主,用人生續寫著專屬於他們的愛情童話。 
 婚禮上,有三個字沉重而甜蜜——不是“我愛你”,而是“我願意”。
“我愛你”,與你無關;“我願意”卻承載了太多的東西——那是一種責任與擔當,是一份關於永恆的承諾,意味著兩個人互信互守的不離不棄。
當新娘說出“我願意”,需要怎樣的一種篤定?那是一生的信賴與託付。
當新郎說出“我願意”,需要怎樣的一份堅定?那是一世的守候與呵護。 
作為一個悲觀主義愛情論者,對於愛情這個命題我從來都心存疑慮。沉浸在為新人祝福的溫馨氛圍中,內心忽然有了些許一閃而過的動搖。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裡,或許我們真的應該相信真愛、相信永恆、相信承諾,給疲憊的心靈一點溫暖的慰藉。
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。祝福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,祝福一對新人永結同心!

標簽:花店 | 婚紗攝影 | 租船 | 婚禮統籌


lung | 2nd Sep 2008 | 生活小語 | (276 Reads)

     打開那包茶葉,還是那個味道——茉莉。因為發現它總有一種特別的魔力吸引著我。 
     曾經不知何時起茉莉的芬芳充滿了我的記憶。只是記憶裡面。老房子的陽台上,始終擺著一盆茉莉花。但是只有到了炎炎夏季才會有它的味道。於是那時的自己幾近可怕,因為有怕酷暑的難耐,又渴望著茉莉的盛放。

      只是那時不懂茶,還近乎痴迷地愛上了茉莉花茶。只是那是一種很奇怪的茶,當沒有泡的時候,有一股濃郁的茉莉香氣,似乎可以用撲鼻來形容。但是喝的時候卻是如此之淡,彷彿和菊花茶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 於是每次去茶葉店會去稱一些茉莉花茶回來,似乎不是為了喝。因為老房子的那棵茉莉花隨著搬家早已不知所踪了。於是每次老闆娘看到我似乎就好笑,有你那麼痴的人嗎。我說有。因為那就是我。只是畢竟不是茉莉花,香氣隨著與空氣的接觸很快就散盡了。於是心裡一陣惘然。

    那年奕戀愛了。她告訴我,她喜歡的人送了她一盆茉莉花。並告訴她,如果悉心呵護,一年會開若干次。只是可嘆了這個人的苦苦用心,因為茉莉花還是死了。只是在一次花還未開過的時候。後來她告訴我這段愛情也無疾而終了。至於是什麼原因,她自己也不得而知。後來我告訴她,或許戀愛就像種好一盆茉莉,都需要好好呵護的了。只是那時和她半開玩笑地說,那麼那盆茉莉花還不如交了給我呢,不然也不會死的了。因為據我所知茉莉不光是需要簡單的澆水,施肥。

    搬家以後沒有養過什麼像樣的花花草草。因為不像老房子的陽台那麼寬敞了。要種的一些也是很迷你的品種了。茉莉花,只是等看到花市裡面有買一大把的時候,會去買上一些回來,然後插在那裡。只是感覺不是那般真實了。

    於是從此以後,沒有再種過一盆茉莉。但是那股味道自始至終沒有在我的記憶之中抹去。 


    (後記)總是喜歡那種濃烈卻不妖豔的花朵。比如梔子花,玫瑰花,以及茉莉花。因為在我的印象之中,他們不帶一絲矯情和曖昧地開著。甚至毫不誇張地說,它們用自己獨有的姿態怒放著在自己的季節裡面。尤其是茉莉和梔子。它們只有在陽光的照耀下才會如此怒放。才會開得如此盡情。

   有時梔子花開了,會跑到隔壁的弄堂去。想把所有的味道都攬入自己的鼻子。更有時看到有買茉莉花了,一陣悸動,但是轉念一想,它是需要吃露水的,叫我擺在陽台的那個角落呢。自此只好把念頭就此打住。小區裡面總有那些不講公德的人,會去把梔子花剪去一段,這樣一來家裡就香了。於是自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,這些人剪了回家的,必定就是不香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直以來,茉莉花對我有一種很特別的魔力了。

 

標簽:中港貨運 | 清潔公司 | 辦公室清潔